OA|企業郵箱|English 全國服務電話:400-0572-666
首頁 > 資訊中心 > 媒體報道
媒體報道
《浙江日報》:康恩貝產業鏈扶貧帶來蘭溪水亭鄉巨變——一棵樹如何改變一個村?作者: 發布時間:2017-06-27 來源:

村里的老人在采摘銀杏葉

  67歲的胡金香怎么也沒想到,短短五六年光景,“我這個老太婆一年賺的錢竟然從幾千元漲到了2萬多元”。這讓她異常珍惜她眼下的那份工作。

  不單是胡金香,在蘭溪市水亭鄉,如今許許多多留守老人的生活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老了老了,竟還迎來了‘職業生涯’第二春”。

  這所有的變化,都源于康恩貝集團帶來的產業鏈扶貧項目和一棵棵銀杏樹。

  收入翻番

  “落后村”富了

  水亭鄉蓋竹里村,曾是蘭溪水亭鄉遠近聞名的“落后村”。2011年時,村里的年人均收入還不足6000元;而如今,這個數字已經漲到了1.4萬元。

  山坳坳里的村民富了!可奇怪的是,卻不是依靠年輕人的外出務工,而是因為村里老人們的“二次上崗”。

  “大概五年前,康恩貝董事長胡季強找到我們鄉,提出一次要流轉上千畝土地,用銀杏樹搞產業鏈扶貧。”水亭鄉黨委書記邵衛榮回憶道,胡季強當時還“夸下海口”,若是哪個村先種上了他的銀杏樹,那么幾年內這個村的村民人均收入就能翻一番。

  邵衛榮知道,胡季強是從蘭溪走出去的企業家,他想幫扶村民的心毋庸置疑。“可靠種種樹就能扶貧,就能帶領村民致富?”邵衛榮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他們鄉的許多村都是空心村,絕大部分人口可都是上了年紀的留守老人、婦女。他們干不了什么活,靠什么增收?

  面對邵衛榮的疑惑,胡季強并沒多說什么,而是用行動給出了答案。這一年,康恩貝開始向村民們流轉土地,開出的條件很是優厚——每畝耕地一年租金500元、每畝山坡地200元。

  “對水亭鄉來說,這可是以前從沒有過的好價錢。”水亭鄉常務副鄉長章衛華說,他們鄉的農田地塊比較分散,難以發展規模農業,所以土地租金一直不高。尤其是,那些成片的山林地更是常年荒棄。

  “現在好了,林地都流轉給了康恩貝,村民們的收入來源一下子多了一大塊。”章衛華說,“而且根據土地流轉合同,土地流轉以每五年為一期,租金一次性支付,康恩貝還承諾到期后下一期租金將提高10%。”

  康恩貝的銀杏樹首先在水亭鄉蓋竹里村發展了起來。僅僅5個月的光景,村里農戶的流轉合同簽約率就達到了97%。有的村民因家里有十幾二十畝山林,單單一年的租金收入就有三四千元。

  留守老人

  家門口上班

  更重要的是,康恩貝還給那些村里的阿公阿婆們帶來了就業機會。流轉完土地,康恩貝在山上種下了漫山遍野的銀杏樹苗,并雇用蓋竹里村的老人來照看打理銀杏林。

  “誰曾想到,這把年紀了,竟還又重新上崗了!”蓋竹里村村民馬友金說,現在一年少說也有一萬多元,“沒有什么比不靠孩子、自食其力來得強了”。

  如今,在水亭鄉蓋竹里村,六七十歲的老人幾乎都成了“上班族”。每天一大早,他們就和年輕人一樣趕著去上班。不同的是,他們上班的地點不是工廠,而是家門口的小山坡上。

  “我們康恩貝因人設崗,讓每一個想在銀杏基地工作的老人、婦女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崗位。”康恩貝蘭溪銀杏基地負責人陳德良介紹,年紀較輕、體力好的村民可以在基地里做苗木修剪、廢渣搬運等工作;上了年紀的也不要緊,仍可以除除草、噴噴藥,再不濟采采銀杏葉也可以。目前在基地工作的村民中60歲以上的超過90%,女性占60%,而且還包括殘疾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村民近20人。據介紹,康恩貝還為這些老人買了意外保險,免除他們的后顧之憂。

  “如今,村民們只要一得空就往康恩貝基地跑。”蓋竹里村村支書徐躍寬說,別看有的老人看上去瘦弱,可干起活來卻一點也不落后。

  “因為基地采用按件計量的方法,咱多干點就能多賺點。”73歲的村民徐柏根原先自己在家種幾畝水果,可因為水果銷路差,往往起早貪黑一年,卻賺不到多少錢。他說:“現在我和老伴兒兩個都在基地打工,用不著操太多心,一年下來能有3萬多元收入。”

  康恩貝的到來,不僅讓老人們“老有可為”,甚至還吸引了90余名在外打工人員回鄉就業。回鄉村民徐建新說:“康恩貝讓我不用再外出打工,白天基地里干完活回家還有時間做飯、做家務,‘工作家庭兩不誤’。”

  這幾年,康恩貝的銀杏林面積越來越大,從最初的蓋竹里村又發展到了周邊黃村塢、松樹下等7個村,累計流轉土地近5000畝。

  產業扶貧

  用心亦用智

  看到了水亭鄉的變化,周邊的鄉鎮干部坐不住了。這陣子,陸續有其他鄉鎮、甚至鄰縣的干部找上康恩貝蘭溪銀杏基地,希望他們把銀杏樹也種到那里去。一邊是越來越多鄉鎮遞來橄欖枝,另一邊胡季強還面對著另一種聲音。

  “我們有必要在蘭溪發展這么多銀杏林嗎?”作為蘭溪銀杏基地負責人,陳德良曾這樣問胡季強,單純從企業利益的角度來講,在蘭溪發展銀杏種植并不劃算。畢竟,在云南等西部地區種植的銀杏葉有效成分含量更高,而且勞動力成本也更低。

  “企業參與產業鏈扶貧,不能單單看企業效益,更要看社會效益。”胡季強說,這也是為什么當初他選擇在蘭溪發展銀杏基地的原因。“因為我不曾忘記自己年輕時在蘭溪生活、工作的歲月,蘭溪是我的第二故鄉,我有義務讓這里的老百姓富起來。”

  正因此,胡季強單單為了改良水亭鄉的土壤就投入了430萬元。經過改良后土地產出的銀杏葉有效成分配比達到最佳。這筆額外的支出,在胡季強看來是值得的,他換來的是水亭鄉那么多留守老人的新生活。

  “企業就應該成為產業扶貧的主力軍。”通過這幾年康恩貝在水亭鄉的實踐,胡季強對于企業參與產業鏈扶貧有了更多體會。如今,康恩貝還將“水亭經驗”帶到了省外,在云南等西部地區也建設了藥用植物種植基地,幫助當地百姓脫貧。

  當然,胡季強也知道,只有企業自身做強了,產業鏈扶貧這個事情才能長久地做下去。康恩貝在位于蘭溪市上華街道的生產車間里,已建成年產達70噸的銀杏葉提取物生產線,用于水亭銀杏基地及外地銀杏干葉的加工提取,整個工廠吸納勞動力800余人,普通職工平均月工資達4000元至5000元。

  “2017年,我們投入8500萬元新建一條年產達180噸的智能化生產線,目前已投入使用,每年消耗銀杏干葉9000噸,將進一步帶動周邊就業。”胡季強對產業鏈扶貧的每一步都有著清晰的規劃。(本報記者 翁杰 通訊員 陳燕平)

浙公網安備 33010802003874號

冰穴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