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企業郵箱|English 全國服務電話:400-0572-666
首頁 > 資訊中心 > 媒體報道
媒體報道
【浙江新聞】周恩來與東陽籍植物學家蔡希陶作者: 發布時間:2016-12-07 來源:浙江新聞

【編者按】習總書記說,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歷史是最好的老師。學習黨史、國史,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把黨和國家各項事業繼續推向前進的必修課。在八婺大地上,革命先輩為了革命事業英勇奮斗,為我們留下了豐厚的黨史資源和寶貴的精神財富。他們的事跡,可歌可泣;他們的精神,永遠激勵著我們奮勇向前。

我們與中共金華市委黨史研究室一起,為你打造一份權威的金華黨史讀本。每周一晚上推出,以供夜學的你。

蔡希陶,東陽縣(今東陽市)虎鹿鎮蔡宅村人,1911年出生。深受姐夫陳望道和魯迅、馮雪峰等的影響,1930年7月,因參加革命活動被當局開除,為避軍警的抓捕,在姐夫陳望道的安排下于同年轉北平靜生生物調查所,在所長胡先骕領導下開始植物學調查研究。1932年赴云南,1938年籌建云南農林植物研究所,引篩、馴育名牌烤煙“大金元”,從此云煙享譽中外,煙草成為云南重要的支柱產業。1950年蔡希陶任中科院云南植物分類研究所昆明工作站站長,奉命尋找橡膠資源,考察宜林地,并嫁接成功,在西雙版納等地培育發展三葉橡膠林地,為新中國建立自己的橡膠基地,粉碎帝國主義對橡膠這一戰略物資的封鎖作出重要貢獻。1956年,蔡希陶加入中國共產黨。1959年,蔡希陶任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副所長、熱帶植物園主任。

周總理和蔡希陶(左下角戴眼鏡者)等親切交談

 

1961年4月13日,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的專機降落在云南思茅機場,一支浩浩蕩蕩的車隊沿著森林公路,馳向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的首府允景洪。

自治州委書記一行人,前來迎候周總理和緬甸貴賓,談話間,周總理問道:“你們自治州可有哪一位科學家?”州委書記回答:“有,小勐侖那兒有一位熱帶植物學家蔡希陶。”

14日上午,中緬兩國總理在允景洪一個橡膠村的試驗林中舉行會談,午飯后,周總理視察1953年我國首次在云南試種成功的老三葉橡膠林。周總理撫摸著橡膠樹,深情地說:這是我們自己的橡膠林啊!他瞥見一座一人多高的腐朽了的螞蟻包,吃驚地問道:“螞蟻不吃橡膠樹?”“不吃。”研究所的同志回答。“唔!”總理應了一聲。他對于這個回答似乎并不十分滿意。

就在這時,從100公里外的小勐侖乘公共汽車趕到這里的蔡希陶被介紹給周總理。周總理和他握手時說起6年前沒有能在黑龍潭會見他很遺憾。那是1955年4月29日,周總理、陳毅副總理出席萬隆會議后回國抵達昆明,視察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昆明工作站,并指示“將工作站建成一個高水平的植物研究所”。說了幾句話,周總理又問:“你是我們的植物栽培學家了,白螞蟻吃不吃橡膠樹?”

和周總理在橡膠林底下席地而坐的蔡希陶舉起了兩個手指頭,敲打太陽穴,思索后認真地回答:“這要看具體情況。在橡膠樹壯健而茂盛的時期,白螞蟻不吃橡膠樹,但待它衰老了的時期,白螞蟻也會吃它的。”“對了!還是我們的專家答復得好。”周總理贊許地說。他指著眼前幾個年輕的同志說:“你們這樣的青年人身體好,病害就無法侵入,要是老朽了,病害也會侵入的。”

總理接著說,要注意水土保持,對今后的氣候變化也要注意。在這里發展橡膠很需要,我們國家這么多人,一人穿一雙膠鞋就不得了,還有汽車輪胎,不但國家種,還要幫助老鄉也來種。

4月15日,蔡希陶參加了周總理和緬甸總理一起出席的在允景洪舉行的傣族傳統潑水節。活動結束后,周總理回到賓館,國宴即將開始了。周總理又問:“蔡希陶呢?他來了沒有?”“來了!來了!”蔡希陶因參加潑水節,渾身濕透了,沒有準備替換的衣服,臨時借了一身衣服才換上,就趕來了。因他人胖,衣服顯得很小。周總理笑著說:“快去換一換衣服吧!”為了等蔡希陶換衣服,國宴整整推遲了幾分鐘。為了一名科學家,賓主均為兩國政府首腦的國宴推遲了幾分鐘,這在宴會史上是少見的,充分體現了周總理對科學家的關懷,對科學、對人才的尊重。

宴會結束,周總理挽著蔡希陶,并排走進會客廳:“因為陪同外賓,下午要走,沒有更多時間了。所以,我們抓緊時間談一談。”周總理親切地說。

周總理說,這次來西雙版納,一路上看到大家都在開墾,干勁很大,要肯定這是很好的事。只是一些陡坡上的樹也給砍伐了,這會造成嚴重的水土流失,將會造成嚴重后果。印度的恒河,埃及的尼羅河,是古代人類文化的發源地。當初土地肥沃,農業昌盛,但是不合理的開發破壞了大森林,后來變成了沙漠。我們敦煌一帶,恐怕也是這樣的一種結果。周總理接著說,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正處在回歸沙漠帶上,北緯二十一度和二十三度之間,回歸線的上下。蔡希陶吃了一驚,作為一個植物學工作者,他甚至沒有想到“回歸沙漠帶”這樣一個名稱,更想不到這樣一個問題。只聽周總理說,非洲、亞洲、美洲,一路看過來,這樣一條帶上,有這么多沙漠和將來要過渡到沙漠去的熱帶干旱草原!唯獨西雙版納還保留著這么好的熱帶雨林,這是為什么?

蔡希陶回答說:“這是西雙版納得天獨厚。恐怕這主要是從太平洋、從印度洋吹來的兩股季風,恰恰匯集到這里了。因此陽光充足,風調雨順,長年壘積的腐殖土,土地肥沃。”他說得有點結巴,他本來就有點結巴,心情激動時,更是如此,“熱帶雨林,現在占世界森林的一半。但是,人為的破壞正在加劇進行。外國有一個理查斯,認為這樣下去很可能世界熱帶雨林,包括亞馬遜河、剛果河上未觸動的巨大雨林,都會因為不合理的開發而就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歲月里完全消失。這個外國人斷定,這覆蓋在地球表面的森林群落是注定要被人類毀滅的。用他的原話說:‘幾百萬年形成的森林,將毀于這一百年內。’”

周總理說:“這個人太悲觀了。至于我們,我們就西雙版納吧,這里是富饒美麗的家鄉。如果破壞了森林,將來也會變成沙漠。我們共產黨人就成了歷史的罪人。后代會罵我們的。你在西雙版納做植物工作,你們一定要研究這個問題,要解決好合理開墾,保護好自然資源,改造好大自然界。要做人民的功臣,可不要做歷史的罪人。”

問題還有另外一個方面,周總理這樣指示:“要把西雙版納森林里的野生之材,變為家生之材;要把無用之材,變為有用之材。還有,我們還要引進外國之材,變為中國之材。這方面的問題很多、很復雜、很重要。你們去過外國嗎?”

蔡希陶回答:“沒有去過。”

周總理說:“你可以組織一些訪問團,我可以批準你們去參觀學習。”

談話結束了,蔡希陶起身告辭。到此,周總理也完成了他在西雙版納之行。

1956年,朱德委員長視察昆明植物研究所(右2蔡希陶)

 

周總理的接見,給了蔡希陶巨大的鼓舞和力量。關于植物的長談,成了他今后整個工作的指南,他將研究大自然演變的客觀規律,控制和改造自然界作為科學家的使命。從此,有關多層多種植物群落的試驗,成了他所領導的植物學研究的一項重要工程。蔡希陶牢記周總理關于“三變”的指示,致力于引種及馴化野生、異國植物資源的研究和推廣工作,在香料植物、淀粉植物、油料植物及藥用植物等方面都取得了開拓性的豐碩成果。

蔡希陶考察發現了自唐代以來一直靠進口的內科藥物龍血樹,推倒了“中國沒有血竭植物”的論斷;組織尋找抗癌藥物美登木并進行試驗。蔡希陶始終把植物學研究與國家的利益,人民的生活、生命緊緊地聯系在一起,作為自己畢生的追求。黨和政府也給予了他很多的重任和崇高的榮譽。他先后擔任過云南省科委副主任、中科院云南熱帶植物研究所所長、中科院昆明分院副院長、全國政協第五屆委員、云南省人大常委等職。

蔡希陶在工作中

東陽籍植物學家蔡希陶

 

1975年11月,周總理膀胱癌進入晚期,受葉劍英元帥的囑咐,蔡希陶等三人帶著美登木藥品乘軍用飛機專程赴京。后來,據到植物園視察的趙樸初先生透露:“美登木是好藥,雖治不了周總理的病,卻減輕了痛苦。”

1981年3月,蔡希陶病逝。1984年,蔡希陶銅像、蔡希陶紀念碑分別在中國科學院熱帶植物研究所和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落成,作為對造福國家造福人民的這位全國著名植物學家的永久紀念。

蔡希陶銅像

 

位于東陽市虎鹿鎮蔡宅村的蔡希陶故居“樂順堂”,建于清光緒二十五年(1899),二院建筑相對而立形成廿四間頭四合院。1932年秋,蔡希陶的姐姐蔡慕暉與義烏陳望道(《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最早翻譯者)在樂順堂舉行結婚典禮,開東陽文明婚禮之先河。1997年7月其故居被列為東陽市文物保護單位。1991年4月,蔡希陶銅像在東陽市青少年宮落成揭幕。

蔡希陶故居原貌

蔡希陶故居外景

 

(感謝中共東陽市委黨史研究室提供資料)

浙公網安備 33010802003874號

冰穴援彩金